师大主页  内部网 中共浙江师范大学委员会宣传部主办
浙师新闻 学术动态 记者关注 | 学院快递 菁菁校园 媒体师大 师大人物 校史钩沉 | 校报 电视 电台 博文 | 高教视野
关键字:
 
    
 
 
 
您的位置:首页--> 博文欣赏
 
母亲,那最柔软的一面
日期: 2010-5-1         作者: 小麦妈妈         供稿单位: 宣传部

   5月10日,母亲节来临之际,《钱江晚报》的《阅读周刊》的主题是“母亲,母亲”,其中一版是《当她们写这本书的时候 她们只是一个母亲》。
 
   龙应台的《孩子你慢慢来》、《亲爱的安德烈》,池莉《来吧孩子》,六六的《偶得日记》,毕淑敏的《孩子,我为什么打你》,无论这些女人平时文字多么犀利,多么理性,多么充满爱恨纠葛,但是写这些书的时候,她们仅仅只是充满温情的母亲,她们念叨的是她们心爱的孩子。
 
   似乎好几年没进图书馆了,终于在一个打雷的晚上窝在图书馆一角看完了龙应台的《孩子你慢慢来》。
 
   龙应台说:
 
   淡水的街头,阳光斜照着窄巷里这间零乱的花铺。
 
   回教徒和犹太人在彼此屠杀,衣索匹亚的老弱妇孺在一个接一个地饿死,纽约华尔街的证券市场挤满了表情紧张的人——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这个孩子从从容容地把那个蝴蝶结扎好,用他五岁的手指。
 
   淡水的街头,阳光斜照着窄巷里这间零乱的花铺。
 
   医院里,医生正在响亮的哭声中剪断血淋淋的脐带;鞭炮的烟火中,年轻的男女正在做永远的承诺;后山的相思林里,坟堆上的杂草在雨润的土地里正一吋一吋的往上抽长……

   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地做一件事;是的,我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他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用他五岁的手指。
 
   孩子你慢慢来,慢慢来。
 
   小麦妈妈说:
 
   小麦终于会走路了。盼了多少个日夜,似乎之前,这是我对小麦寄予的最大希望。
 
   刚出生时,我想小麦什么时候才能竖起头看这个世界呢?
 
   满月时,我想小麦什么时候才能眼睛随着玩具的声音咕噜咕噜转呢?
 
   三个月时,我想小麦什么时候才肯白天自己躺床上睡觉呢?
 
   四个月时,我想小麦什么时候才能喜欢上喝水和喝奶粉呢?
 
   五个月时,我想小麦什么时候才能自己翻身呢?
 
   六个月时,我想小麦什么时候才能喜欢上吃饭呢?
 
   八个月时,我想小麦什么时候才能自己蹲下大小便呢?
 
   十个月时,我想小麦什么时候才能自己站得牢呢?
 
   一岁时,我想小麦什么时候才能走路呢?
 
   ……
 
   小麦一天天长大,我对小麦的希望就一天天变化。一年多来,我无时无刻不盼着小麦快快长大。
 
   可是小麦真的就在不经意间长大了许多,如果不看照片,我甚至都忘记了小麦刚刚生出来的模样了;如果不看记录下的数字,我都差点忘记,第一个月,小麦一天长一两,一个月长了3.2斤;如果不看写的文字,我都忘记了小麦那时一天拉十几次小便在尿布上,有时大便没把到,尿布臭臭的……
 
   似乎一夜之间,小麦就长大了好多。
 
   可是我依然喜欢小麦靠着我,抓着我的衣,咬着奶头美美地吃,然后甜甜地入睡。
 
   如果可以,时间凝固,我愿意就这样一直看着小麦甜美的睡姿,胖胖短短的手指,听小麦偶尔的轻轻的鼾声。
 
   龙应台说:
 
   孩子将我带回人类的原始起点,在漠漠穹苍和莽莽大地之间,我正在亲身参与那石破天惊的创世纪。生命的来处和去处,不透过书本和思考,透过那正在爬的孩子。
 
   谁能告诉我做女人和做个人怎么平衡?我爱极了做母亲,只要把孩子的头放在我胸口,就能使我觉得幸福。可是使我觉得幸福。可是我也是个需要极大的内在空间的个人——女性主义者,如果你不曾体验过生养的喜悦和痛苦,你究竟能告诉我些什么呢?
 
   小麦妈妈说:
 
   如果没有经历生孩子,我完全不理解“真正的女人”的说法。
 
   挺了9个月的肚子,最后在兴奋激动不安焦躁中,迎来了这个小生命。梦里打过无数次照面,真正第一次见面却是新奇而陌生,但那一刻,已是满眼喜欢。
 
   打了麻药,昏昏欲睡,但是却坚持克制保持清醒的意识。听到剪刀剪开肚皮,两个医生撑在我肚子两侧挤出小麦。
 
   “这个孩子在肚子里还微笑着呢,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孩子。”助产师说。
 
   “孩子窒息,叫小儿科准备新生儿护理,出生评分4分。”医生说。
 
   “哇……”一个多钟的吸氧后,小麦哭出了声音。
 
   “问题不大。8斤6两,55公分。2009年3月1日下午4点20分。”医生说。
 
   “是个娜妮,以后你做丈母娘的。”助产师说。
 
   随后小麦进入保温箱,我在3楼妇产科,小麦在5楼小儿科。相隔两层,却似乎隔了几个世纪。6天后,我们母女正式相见。
 
   然后,学习手术后下地走路,学习喂奶,学习换尿布,学习哄孩子,学习醒夜,学习整晚整晚不得安睡,学习跑着上班跑着下班,学习孩子睡觉后再赶写稿子——生活像陀螺一样,转得飞快,不容我停歇片刻,甚至一度怀疑自己得了产后抑郁症。
 
   但是,我挺过来了,我了解了女人的伟大和难处,理解了妈妈的无私,也懂得了用更宽容的心态尊重小麦爸爸的妈妈——也是一个母亲。
 
   如果可以,时光倒流,我愿意再怀一次孕,再受一次苦,再孕育一个小生命。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tianshixiaomai



编辑: 廖梅杰  
关于本站 | 联系方式 | 注册用户 | 招贤纳士 | 合作服务 | 意见反馈 | 日常统计
浙江师范大学 E-Mail: webserver@zjnu.cn 新闻热线:0579-82282597
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 32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