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主页  内部网 中共浙江师范大学委员会宣传部主办
浙师新闻 学术动态 记者关注 | 学院快递 菁菁校园 媒体师大 师大人物 校史钩沉 | 校报 电视 电台 博文 | 高教视野
关键字:
 
    
 
 
 
您的位置:首页--> 浙师新闻
 
【记者关注】手写汉字能否走出“衰落困局”
日期: 2013-10-21         作者: 杨沁雨 崔文慧 陈威俊         供稿单位: 宣传部

  核心阅读:

  走在大学校园里,几乎人手一只智能机,信息传送、接收完全电子化。当代大学生被指是“拇指族”,除了偶尔签名需要动手亲笔书写外,再难觅手写汉字的身影。

  每个同学都有不时陷入“提笔忘字”的尴尬,专家建议不妨减少“人机交往”,有意识地强化汉字书写和记忆,正确规范使用3500个常用字是走出校门之前必须达到的标准。

  详见校报3版:http://sdxb.zjnu.edu.cn/media/user/2013-10-15/show2.html

  大学生“提笔忘字”时有发生

  “请写出‘紧箍咒’。”在初阳公寓F幢405寝室,一听央视科教频道节目《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主考官发出听写号令,正在看视频的范虹邑和龚海裙却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下笔”。范虹邑感慨,“写不出节目中听写的字并非是第一次,写不出常用字时,心里不免急躁。”

  有类似遭遇的,不止范虹邑一个。很多同学觉得,“提笔忘字”在自己身上也时有发生。

  数理信息学院的夏军自嘲:“‘提笔忘字’时,我都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文盲。”一次上课做笔记,夏军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该怎么写“醍醐灌顶”四个字,最后只得拿出手机,拼写出答案。“一次没带手机,做笔记时发现自己很多平常认识的字却写不出。”夏军颇有些无奈。

  “癞蛤蟆”、“邋遢”、“龋齿”、“妖孽”、“觊觎”……不少人往往都记得这些汉字的结构轮廓,但却很难正确书写。靠拿着手机通过拼音输入法寻找这些汉字,一时间每天都在运用的汉字竟然变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在法政学院的程靖容看来,变成“陌生人”的不仅是复杂的常用字,“另一种情况是很多字自己都觉得写对了,其实却写错了,比如‘冒’字的上半部分写成‘曰’。”

  曾有三笔字老师在课堂上做过一个小测试:让同学们写出“尴尬”两字。结果,有90%的同学将“尢”写成了“九”。即使同学们“端详”一番也没有觉察出异样,一口咬定自己是正确的。而当老师指出问题时,大家则颇为尴尬。

  电子屏传播冲击大学生的汉字记忆与使用

  很多同学承认,随着使用电脑和手机的频率增加,大家越来越依赖于打电话、发邮件、发微信等方式进行交流和学习,这使得用纸和笔的机会大大减少,几乎患上了“电脑失写症”。

  “进入大学后我们看的更多了而动手写的却不断减少,”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严雅丽就说,“以前,看书还会边看边做摘抄;现在,基本上就只用电脑录入和写作。”

  为什么用手写汉字少了,书写的正确率就降低了?对此,人文学院副院长、汉语言文字学教授傅惠钧从汉字性质上解释:“汉字不是拼音文字,能说就能写,而是形音意结合的语素文字,字形和字音的联系并不十分紧密,一音多形多义、一形多音多义是普遍的现象,这些因素都会干扰汉字的识记和书写。”

  这是一个在键盘上“敲字如飞”的时代,信息传播方式的变革在改变人对汉字的记忆方式,汉字输出方式也有从笔画书写向拼音化转变的趋势。另一方面,电子屏幕上的视觉传播则在某种程度上加剧手写汉字的“衰落”。儿童文化研究院副研究员、传播学博士陈钢认为,各种电子屏幕已经深刻地构建了当代大学生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而这些电子屏幕呈现的绝大多数都是淹没语言信息的情绪性视觉材料。

  人文学院的项超超就提到,我们身边有太多用图像记录传播的信息,网络视频、新闻图片,纯文字形式的信息接触变少了。“单向度的浅阅读、浅接受在所难免,长期以往形成的注意惯性势必影响他们信息输出的准确性。”陈钢说,电子媒介的发展对大学生“提笔忘字”有着不可小觑的影响。

  大学生需有意识地强化汉字书写和记忆

  要改变同学们“提笔忘字”的现状,傅惠钧提出:“必须要提高同学们正确规范使用汉字的意识,还要着力提升应用能力。”

  从教学管理者的角度,他采取了一些切实有效的措施。针对人文学院学生,以目前国家发布的《汉字应用水平等级及测试大纲》为基础,组织老师和学生研制了一套《汉字应用水评网上自测练习系统》,要求学生系统学习汉字知识,并就常用汉字从形、音、义、序等各个方面对全体学生进行应用水平测试,要求做到人人过关。

  据了解,该方法已在人文学院师范技能考核中应用了四轮,取得了显著成效,包括钢笔字考核、粉笔字考核和汉字应用水平测试三项内容成了人文学院本科生的必修课。

  同时,语文教学应向中华民族深厚、悠久的文化回归。人文学院教授邱江宁说:“汉字是我们中华的民族瑰宝,要引导学生有传承民族文化的意识,进行有意识地书写、记忆。”人文学院、国际学院倡导的经典诗文诵读大赛就是一个很好的示范,以比赛或晨读的形式鼓励同学们反复诵读。在感受传统文化魅力的同时,间接地加深对汉字的记忆。

  陈钢则建议同学们不妨减少“人机交往”,增加“人际交往”,让电子媒介成为学习祖国语言文字的助力而不是阻力。

  “作为大学生,特别是师范大学的学生,正确规范使用3500个常用字,这是最低限度,是走出校门之前必须达到的标准。”傅惠钧说,在这个基础上还要有进一步的要求。最近,国家公布了《通用规范汉字表》,这个表把通用汉字分为三级,师范生除了掌握一级字3500个以外,二级字3000个也要做到基本熟悉。

  傅惠钧郑重建议,学校应该把“汉字应用水平测试”像“普通话水平测试”一样列入培养计划,对全体师范生进行过关测试。



编辑: 张凯滨  
关于本站 | 联系方式 | 注册用户 | 招贤纳士 | 合作服务 | 意见反馈 | 日常统计
浙江师范大学 E-Mail: webserver@zjnu.cn 新闻热线:0579-82282597
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 32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