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主页  内部网 中共浙江师范大学委员会宣传部主办
浙师新闻 学术动态 记者关注 | 学院快递 菁菁校园 媒体师大 师大人物 校史钩沉 | 校报 电视 电台 博文 | 高教视野
关键字:
 
    
 
 
 
您的位置:首页--> 记者关注
 
“熬夜族”何时才会有健康睡眠
日期: 2014-4-10         作者: 於一影 张佩娜         供稿单位: 宣传部

  “三人行,必有二人晚睡焉。”一句经典的诙谐改编恰如其分地描述了大学校园里学生们的睡眠状态。

  因为晚睡,我们的课堂上滋生了部分“逃课派”,课堂上“梦会周公”带给学业的负面影响不可忽视。

  3月21日是世界睡眠日,网上根据大数据统计发布的《网民睡眠质量报告》显示,从熬夜年龄段用户来看,90后以31.5%的比例成为熬夜的“主力军”。这也与我们的日常生活经验不谋而合。

  我们随机对校内300名同学开展睡眠习惯调查和睡眠质量测试。统计结果显示,54%的同学入睡时间在晚上11到12点之间,而超过12点才就寝的竟占了10%。

  “熬夜粉”究竟为何而熬

  校内问卷调查显示,我校学生睡眠时长普遍在6至7个小时,而有健康睡眠时间7至8小时的人仅占38%。一众“熬夜粉”究竟为何而熬?

  大三的李丽说,自己晚上11点就准备睡觉,但每次上床就会不自觉地拿着手机刷屏。甚至最夸张的一次,从晚上10点一直刷屏到零点还没睡觉。

  “经常睡前看手机,甚至养成一种不刷屏到零点就不睡觉的习惯。”李丽坦言,自己也受这样的“恶习”困扰。
对此,校心理研究所周大根老师解释:“人的一切行为都跟心理有关,人类进化到现在,大脑分泌‘提醒睡眠’激素对人的影响已不如从前那么强,再在电子产品这类外界刺激下,人的精神很容易在深夜兴奋起来。”

  在周大根看来,大学生晚睡常态化是已经形成的晚睡习惯成为了晚睡行为的动机。

  而小赵认为,之所以晚睡,还和寝室氛围有关。“11点熄灯后的半小时是雷打不动的寝室卧谈时间,聊完还会各自忙会儿各自的事,一般也都是零点才睡。”

  晚睡问题多 明知却故犯

  晚睡危害知几许,同学们似乎心知肚明。在调查中,73%的同学勾选了“知道”选项,21%的同学选择“知道一些,但不清楚”。这也意味着至少有94%的同学对熬夜的伤害是有意识的。

  只是意识与行动之间总是存在落差,尽管想要抑制晚睡,但是晚睡的局面却依然未曾改观。

  校内的睡眠质量测试结果报告,有三分之二的同学在睡眠质量上惨遭“挂科”。入睡后稍有动静就能知道,很早就醒来且再也睡不着了……事实上,这是睡眠质量欠佳,身体发出的“警告”。

  大一的王芳说,自己平时忙学生活动,忙作业,一天就睡六个小时左右,“能睡的时候睡不好,总是做梦,醒来后感觉很累。”

  而不少人则已经形成一种晚睡早起的习惯,工学院、职教学院的婷婷就发现:“12点后睡觉,睡眠相对较浅,早上醒来比较规律;早睡之后,反而觉得第二天醒来脑袋发昏。”

  在微信等社交平台上,《晚睡的十大危害》、《再不早睡就老了》等睡眠“警示帖”在朋友圈内疯传,而活跃在社交媒体上的通常是熬夜“先锋队”的一份子。

  大部分人对“不规律的睡眠及压力,会影响内分泌代谢不完全,皮肤水分流失,肝脏排毒不畅……”一类的知识了然于胸,可是,除了动手指转发之外,早睡的计划仍停留在“议事日程表”上。

  摆脱“熬夜族”力不从心

  “如果可以,你愿意早睡吗?”面对这个问题,在150名调查对象中,有136个人肯定地说“愿意”。但是,真正能做到早睡的,又有几人?调查中,只有33个人再次肯定自己能够做到。

  渴望早睡而不得,在周大根看来,是学生在时间管理上出了问题。

  大学自主安排时间多,自我控制能力弱,是晚睡的罪魁祸首。“上大学以来,几乎没有在零点以前睡觉的。”法政学院的小周说,在寝室里毫无计划地上网,打发时间,生活作息无规律,每天都处在“没睡饱”的状态。

  行知学院的小张每天也都是零点以后“姗姗入睡”。他解释说:“学生工作和课程作业经常让自己忙到凌晨。”

  不过,他也承认,这和自己没利用好碎片时间有关,“我的效率不高,时间就在浏览网页信息时溜走了。”

  周大根分析,改变晚睡习惯确实是个”长期工程“。但是,只要同学们真正重视睡眠问题,形成心理意识后,可通过建立寝室公约相互监督,或是睡前“强制性”远离手机等小方法,慢慢改变晚睡的坏习惯。

  另外,经常锻炼,保持积极的心态也有助于睡眠。运动后,人容易入睡,而且睡眠较深,这可以让人保持充沛的精力。



编辑: 张凯滨  
关于本站 | 联系方式 | 注册用户 | 招贤纳士 | 合作服务 | 意见反馈 | 日常统计
浙江师范大学 E-Mail: webserver@zjnu.cn 新闻热线:0579-82282597
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 32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