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主页  内部网 中共浙江师范大学委员会宣传部主办
浙师新闻 学术动态 记者关注 | 学院快递 菁菁校园 媒体师大 师大人物 校史钩沉 | 校报 电视 电台 博文 | 高教视野
关键字:
 
    
 
 
 
您的位置:首页--> 浙师新闻
 
【人文师大】儿童文化研究院:“童话世界”里的文化新生
日期: 2014-5-31         作者: 新闻中心         供稿单位: 宣传部

 
Get the Flash Player to see this player.

  师大的红楼是所有师大人永远的回忆,它伫立在老校区日渐繁茂的绿林里,越发远离校园热闹的同时,却越发成为师大的象征与代表。何谓大学的历史?参天的树,站在时间里的房子。这里有的不仅仅是青春的故事,更有对大学理想的追求与文化的传承。

  然而,如果红楼成了一处仅供参观的历史景点,人们不免只是慨叹时光。今天的红楼,大门悄悄地开在校园的幽静处,仍在这里来往热闹着的人,关心文学,研究童书,探索童心。以童心之眼光看待世界,不就是审美的过程么。蔡元培提倡美育代宗教,而在我们自己的大学校园里就有这么一栋红楼,一群师生,美得让人向往。

摄影 陆佳浩 胡程程

即使在冬天,红楼外也是草木繁忙。

红楼窗外,随处绿意,随处风景。

  长做红楼梦里人  

  ■王帅乃

  初次听说师大有一座名唤红楼的房子,真已记不清是哪年哪月的事了,只记得亲切感涌上心头——当然,雪芹拥跫,无法不对这个名字产生好感;后来闻说,这幢房子是研究“儿童文学”的所在,这四个字为原本美人书卷、春闺梦深的想象又平添了几笔七彩的斑斓梦幻;再后来,却又听闻这“红楼”原是“红卫楼”,登时有些兴味索然,于是我便将剩余的想象存放心底,放任自己只闻其名不寻其踪地过了几年。直到大三那年选修方卫平老师的课,忍不住踅摸些儿童文学作品怀恋童年时,这才七拐八弯地寻到了那幢楼前。

   一甲子的光阴逝去后,红楼读不出当年历史留下的伤痕,相反,它与芙蓉花和虞美人为邻,在浓荫的庇护下安然地伫立,凝望着过往的人们。一个下雪天,我独自远望红楼,这幢诞生于1953年的仿苏式建筑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居然隐隐地显出些红场的气象来,不知当年叶圣陶先生在这小楼的阳台上对着二中师生演讲时该是何等激情飞扬。如今的红楼,大多数时候是温柔而书卷气的,隐居在这幽静的林中,它似乎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安稳和从容。这也许是一个智慧的隐喻:政治总是风云诡谲,而文学却可伴人永生。更何况,它怀抱着的,是最年轻最真纯的赤子之文学。

红楼二楼大厅墙上悬挂着2005年时研究院所有老师、研究生的手印全家福

  走进资料室梳捋过档案馆中泛黄的卷册后才知道,这看似年轻的学科实际上是大陆高校同类学科中最早成立者。从1979年老校长蒋风先生率先在全国高校中恢复儿童文学选修课,招收第一名儿童文学硕士研究生,到今日师大已拥有一个在国内乃至亚洲地区儿童文学界都广有影响的学术群体。30年光阴荏苒,儿童文学已然成为师大最具特色与底蕴的学科。

  八年前的一个夏日,儿童文化研究院成立,历经五十年风雨沧桑的红楼——这座象牙塔里最古老的建筑,从此始拥抱、孕育着最新鲜的声音。如今,红楼已壮大成为包含儿童文学、文艺学、教育学、社会学、传播学、民俗学等多个学科领域的儿童文化建设基地。漫步在红楼长廊中,左右身侧是丰子恺的一幅幅画作,这里的光线并不明亮,却正好让人有穿越时空的恍惚之感,水墨的古朴清雅与童趣密密交织,诠释的恰是古老红楼的年轻魅力。

  细细算来,这已是我在师大的第六个年头,当年讲台上被众多学子仰望的先生成为我的导师。恍然间忆起舒芜题《红楼梦》诗的最末句:童心来复梦中身——原来,此红楼彼红楼,红楼不过是“大家彼此”最温柔纯美的梦。冥冥中一切相遇都似有定数,我已在这旖旎的红楼中成了写梦的人,站在二楼的窗前向外看去,窗下是满怀欣喜与憧憬的更年轻的脸庞在翘首盼望。

  两岸·携手

  ■ 肖  雨

  儿童读物资料中心,就在红楼一楼,它见证了儿童文学学科与台湾儿童文学界同行十余年的学术友情,也记载着两岸儿童文学学术交流的一段珍贵历史。

  故事始于1998年。

  方卫平教授应邀前往台北参加“海峡两岸童话学术研讨会”,会间他得知了这样一个消息:台湾“好书大家读”活动拟以台湾或者大陆的一所高校为对象,逐年长期赠送由台湾各家出版社选送参与评奖的新书。两岸数家高校希望能争取到这批珍贵的图书资料。方卫平教授当即与“好书大家读”活动负责人之一的桂文亚女士商谈赠书一事。桂文亚女士是台湾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此前,她曾多次来大陆交流,对我校儿童文学研究的悠久历史和丰硕成果有深刻印象,也深感于我校儿童文学研究者治学的严谨和勤恳。就这样,这些待“嫁”台湾儿童读物资料的去向就这样确定了。

  1998年下半年,儿童文学研究所收到了由“好书大家读”童书推广委员会寄出的第一批赠书,此后十五年不曾间断,迄今已达一万余册。这些印制精美的图书资料的到来,在大陆打开了一扇台湾儿童读物的生动窗口,也为这里的台湾儿童文学研究提供了重要、新鲜而又丰富的作品资源。儿童文学学科的教师、研究生和本科生曾先后多次开展过以台湾儿童文学作家作品研究、台湾儿童读物研究等为主题的研讨会,也有不少学生选择台湾儿童文学为本科和研究生毕业论文的选题,其中部分研究成果发表在海峡两岸的《中华读书报》、《民生报》等报刊上。

  事实上,自20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以来,致力于两岸儿童文学学术交流一直是师大儿童文学学科的一大特色,二十多年来,许多台湾知名的儿童文学作家、学者和出版者前来浙师大交流讲学。1996年的“96海峡两岸儿童文学研讨会”、2010年的“第十届亚洲儿童文学大会”、2012年的“华文原创图画书研讨会”,都吸引了两岸许多专家齐聚浙师大。2006年,由桂文亚女士捐资,在我校儿童文化研究院设立了“‘思想猫’儿童文学研究优秀成果奖”,用以鼓励学生开展儿童文学学术研究。这也是大陆高校面向在校生设置的首个儿童文学研究专项奖。

  在红楼研讨,风景独好

  ■ 钱淑英

  红楼的小树林里住着一些松鼠,它们乖巧可爱,有时会跑到办公室玩耍逗留。这在我看来,就像是童话里发生的故事,有点儿不可思议。浓荫覆盖、古朴幽静的红楼好似一座屏障,把世界的喧嚣阻挡在外,使它们可以尽情跳跃嬉戏。也或许是红楼里的人,以及那些打从红楼走过的人,都如我一样,心情被这片绿色和幽静所浸染,不急不躁,放慢脚步,小心呵护着松鼠的世界。

  回想起在红楼参加研讨会的心境和感受。研讨在二楼会议室举行,那是一个朝南的房间,冬天里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很明亮很温暖。窗外一片绿色,树上小鸟啁啾,坐在屋子里的人,心情也被染成绿色,为着共同的目标聚集在一起,忘记外界的纷扰,讨论着关于儿童文学创作的诸多话题。

  在文学批评生态遭受市场污染的今天,想要建立完全忠实于文学感受的、充满力度的儿童文学批评体系真的很难,但并非不可能。红楼研讨会就是希望通过建立在对文学怀抱恭敬之心、对作品进行认真阅读和深入思考基础上的批评行为,倡导和建设中国儿童文学良好的批评生态,一种在理性平和中包蕴着无限生机活力的绿色批评生态。

  我们坚守自由、纯粹、独立的学院立场,目的是为了推动原创儿童文学的真正发展。对文学和艺术,我们怀抱着恭敬之心;对作家的辛勤创作,我们满怀激赏之情;对作家创作的文本,我们进行认真深入的阅读和思考;在现场,我们努力构建一种真诚、平等、开放的研讨氛围,并形成思想的交锋。这便是红楼研讨会的宗旨,我们努力实践着这样的宗旨,并一以贯之。

  研讨的过程是在对话基础上所展开的文学批评。作为批评者,我们的眼光是严苛的,无论对于有声望的著名作家,还是年轻的后起之秀,我们都是抱着同样的立场,以专业的角度对作品提出批评。作为对话者,我们的态度是真诚的,为了对作者负责,我们总是认真地进行阅读和思考,使批评具有信服力和建设性。而每一位愿意到红楼参加研讨会的儿童文学作家,心态都是谦逊、宽厚的,他们直面批评的勇气,使人敬佩。

  儿童文学作家说红楼

  ■ 彭学军

  蓦然回首之间,会惊觉许多的人和事过去了。比如,在浙师大的红楼里召开的关于《腰门》的讨论会,那是一个秋天。叹息时光如水的同时,仍能清晰忆起当时的心境和感受。红楼里那种又友善又学术又理性又尖锐的氛围是令人温暖的,就如秋天的底色一样,非常荣幸我是第一个感受到这份温暖的人。创作在继续,关注在继续,红楼的这种气氛也在继续。

  ■ 张之路

  2009年3月的一天,在浙江师大的红楼里,举办了我的新作——系列长篇小说《小猪大侠莫跑跑》的研讨会,这是我的荣幸,也是我与红楼的缘分。大家的发言让我不但温暖,而且清醒地看到我的作品的成色和价值,对提高我的创作水平有很大的帮助。浙师大儿童文化研究院的研讨会不是这样的,它带着一股锐气,一种青春的凌厉之风。为作家召开研讨会,给作家开个“真诚”的“名副其实”的作品研讨会已经成了儿童文化研究院的品牌。这里青砖碧瓦、绿树掩映,偶尔还有松鼠跃然其上,加上研究院设施齐备的会议室、多媒体教室、20余间大小研究室,以及情趣盎然的各式儿童画、风景照,珍贵的作家手稿,实在是潜心学问的好地方。在我看来,红楼虽然古朴,但它却洋溢着年轻的活力!浓郁的学术气氛让人羡慕和向往。 

  ■ 殷健灵

  对《1937少年夏之秋》研讨会,我心存期待。之前我已耳闻“红楼”研讨会学术风气之严谨和纯粹,甚至到了“面目狰狞”的地步,忠言固然逆耳,但我喜欢倾听红楼里的“忠言”,并且与他们相碰撞。他们让我接近真正的文学的内核,那是我向往的空气。

  ■ 沈石溪

  浙师大红楼研讨会,最大的特点,就是回归文学批评的本质,有优点说优点,有缺点说缺点,每一双犀利的眼睛,扫描作品的角角落落,寻觅值得称道的闪光点,也寻觅纰漏、疏忽、瑕疵、缺陷,诤诤直言,无拘无束,不留情面。我以为,活跃在当代文坛的有艺术追求的儿童文学作家,都应该抱着你们的新作,跨进浙师大这幢漂亮的红楼,接受一次真正的文学批评的洗礼。

  ■ 毛芦芦

  二十年前,浙师大红楼前的石子路,边上的杂树林,都是我极喜欢盘桓逗留的地方。二十年后,母校的模样改变了很多,唯有红楼四周,还是老样子。只有找到红楼,我的心仿佛才是真的回家了。2010年11月14日这天,我就真的回到红楼来了,因为这天上午,红楼里有一场关于我的“战争小说”《福官》的研讨会。本来颇受小读者喜爱和家长好评的《福官》,经过专家们的轮番解剖,顿时变得千疮百孔。在我的娘家红楼,平生第一次,我被逼开始正视我写作上的许多弱点和盲点。感谢二十年后的红楼,用如此真率的姿态,给我施行的这番洗礼!

  ■ 林芳萍

  2012年五月底第一次踏入浙师大的校园,是阴雨绵绵的天气。来到红楼面前时,我还冒着雨仰头望了望这栋红瓦灰墙的建筑。啊,“绿意”!红楼给我的印象不是红,而是绿。四周围绕着是苍松绿树,连树下的雨水都那么鲜绿欲滴。活泼有礼的学生像青苗,连老师也多是生气勃勃的青年。这里就是已经举办过九场风声鹤唳的研讨会现场吗?随着方卫平教授率先对《月台》这首儿歌抛出了第一句批评意见,现场瞬间进入一种冷静而理性的研讨氛围。我果然见识到了浙师大评论团队的专业。此起彼落的评论与观点,正满室沸腾着,让我从不同角度去审视自己的作品。



编辑: 孙竹  
关于本站 | 联系方式 | 注册用户 | 招贤纳士 | 合作服务 | 意见反馈 | 日常统计
浙江师范大学 E-Mail: webserver@zjnu.cn 新闻热线:0579-82282597
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 32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