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主页  内部网 中共浙江师范大学委员会宣传部主办
浙师新闻 学术动态 记者关注 | 学院快递 菁菁校园 媒体师大 师大人物 校史钩沉 | 校报 电视 电台 博文 | 高教视野
关键字:
 
    
 
 
 
您的位置:首页--> 校史钩沉
 
【浙师风物志·新东大】坐下来的过客与好学生的新东大(图)
日期: 2016-4-7         作者: 新闻中心         供稿单位: 宣传部

  好学生的新东大

  ■ 潘 倩

  如同眼下秋风渐起,天气渐凉。新东大在我的记忆里面是凉飕飕的。原因也许是对于我这样一个不够好学的学生来讲,去新东大孵功课是需要莫大勇气的。我可以有至少数十条理由选择不去。比如窗大风冷,座位冰凉,没有男朋友在一侧暖手脚等等。总之,我们那时候,去新东大温习功课的人需要一定的装备,比如有人会带上热水瓶。听说还有男生带上棉被的。不知道是不是过于夸张的谣传。

  除了“冷心冷口冷面”的记忆侧写以外,我不喜欢去新东大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热”。在考试复习的季节里,新东大太热门。热门到了基本像我这样社会工作比较多的孩子(同时没有男朋友),忙完以后奔去新东大,根本就不可能有一席之地。也就是说我之所以叉着腰说“新东大”太“冷”,也许有一部分原因在于我根本就占不到几次座儿。

  但,新东大是属于好同学的。班里那些当年勤奋的、质朴的、勇于挑战新东大的“寒”与“热”的孩子,拿奖学金方面应该是不弱的。那个时候没有朋友圈,不然应该会有很多人会在掌灯时分上一张图,一杯茶,一卷书,划满考点杠杠,还有一张空白草稿纸,写上几句歪诗,代表几分文采(干这事儿的其实不分文理科)。

  这些都不是新东大最精彩之处。真正的精彩不写在纸上,而是写在桌肚上、椅背上等等。自古,读书人刻字不算破坏公物,那叫“铭刻”。有各种暗恋、暗骂、诗歌兴叹是我们那时候最多的。你想想,那时候,QQ状态还没很火,微博、微信还没有,何况大家没智能手机、没流量。有个情绪上来,在新东大这样四顾人头济济、内心却寂寥孤傲的地方,有怎样合适的情感表达方式?现在的、未来的同学们,请珍惜这些“铭刻”,只要保留百年,必定算得人类学、心理学、青春期教育等课程最好的研究资料以及史料。新东大,说穿了,是浙江师范大学众多大教室中的一间(我们那时候其实不多)。一如记忆中的新西大(早已不在),至今我对浙师大大教室们最美的回忆依然停留在新西大门口的那几棵红叶李。记得深刻,因为那会儿为了某个女孩拒绝某个男孩写过一首校园民谣,有一句:门前的红叶李摇落了你我的秋风。

  好吧,必须承认,新东大和我缘浅情不深。但我愿意为她献此拙文,她是我参加新生演讲赛决赛的地方,也是我听过一些好讲座的地方。点滴收留我的恩情,此刻说还也是要还的。

  (作者系我校历史系1996级学生)

  坐下来的过客

  ■ 陈菲艳

  竹林和绿荫把热闹、焦灼、郁闷的大学轻轻挡在外面,安宁地照拂着5号楼。新西大被拆了,留下弥足珍贵的新东大。每个星期三、星期五的下午,星期六、星期日的白天,没有课没有活动,我都会来新东大。也不一定是学习,我喜欢在那发一会儿呆,看小说,总之就是安静地与自己处一会。相对于崭新的校园东区和高大上的教学楼,西区的楼、5号楼的新东大仍保留着刚建成时朴素而坚固的砖石和老式的门窗,以及郁郁葱葱的老树和林荫。

  大家都说新东大是一个传奇的教室。90年代这里举办的学者讲座、新生演讲赛决赛引发的脚步声、掌声,能把屋顶掀翻。现代化教学楼一幢一幢出现,这里变成了自习教室、通宵教室、考研教室。谁都可以来,谁都可以走。似乎只要这么来一遭,你就能获得前人的传承,立马被点了金手指,变成无敌学霸。你可以用大纸板、大木板弄一个隔间,窝在里面。你可能在纸板上写满了对自己说的励志标语、豪言壮语,你可能仍在犹豫不决是否考研,选择哪个学校,或者咬着面包做着一沓英语四六级真题。

  我就坐在最前排的东侧角落,一张老旧的活动桌椅变成的加座。窗外,春日的绿叶熠熠发光。右侧是一对前后分开坐的情侣,他们同个专业,学习时除了专业问题从不聊天,到了上课、吃饭时间才一起离开,走出教室才手拉手愉悦得“像”对恋人。不像打扮新潮的男女在其他教室末排咬耳朵谈恋爱,新东大的学生永远在学习或休息。这里没有此起彼伏的音乐和铃声,只有刷刷地翻书声和不太灵活的大门推开的吱呀声。

  与不同学生来来往往的教室相比,这里的学生会成为快乐的室友,彼此熟悉,相互关照。水壶没水了,邻座的强壮师兄会帮你一起打上。温暖的午后,大家一起到外面的大草坪来一次愉悦的午餐会,聊聊考研,吐吐北门新开小炒店的槽。隔壁座情侣吵架了,你还可以帮着传话。甚至当时我还加入了带头室友大哥的生物医药公司“挑战杯”创业计划团,虽然没有入围决赛,但对于文科生的我来说有了一个新体验。

  新东大也许没有那么传奇,也没有那么厉害的魔法,但它肯定是安静的,友好的,让人安心的。

  自习了2年后,我离开了这个教室,不知是哪个学弟学妹接替了我的位置。有趣的是,后来恋爱、结婚,我的先生说大学时为了英语四级,也曾经在新东大待过1年多,他的位置就在我原先位置的左后方。兜兜转转,大家都是坐下来的过客,错开的时空隧道、交汇的空间圆点,让彼此多了一个共同的细节,一起收纳进各自的回忆。

  (作者系我校汉语言文学专业2003级学生)



编辑: 陆沛恩  
关于本站 | 联系方式 | 注册用户 | 招贤纳士 | 合作服务 | 意见反馈 | 日常统计
浙江师范大学 E-Mail: webserver@zjnu.cn 新闻热线:0579-82282597
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 321004